乡村暴操乱仑。章节错误/举报推荐本书加入书架

第 3 部分阅读

    老三心疼媳妇,赶紧停了下来,好半天,贾蕾也没有恢复正常,老三看我们

    俩的鸡芭还硬着,就对贾蕾说:「让你妹妹来一趟吧,你看我和刘大夫都憋成这

    样了,远水解不了近渴,乡下的女人来不急呀,让你妹妹顶一下先。」贾蕾没辙

    了,只好拿起电话,打给她妹妹,「小芳,你下班后过来一下,给你姐夫败败火。」

    放下电话,贾蕾对老三说:「我妹妹在回家的路上,接到我电话掉头往咱家

    来了,一会儿就到。」

    老三大喜,抱着老婆一阵亲。不一会儿贾蕾的妹妹贾芳就到了,进了屋,也

    不客气,脱了衣服劈开腿就躺在了床上,老三色急,一跃而上,趴在了小姨子身

    上,腰部用力鸡芭猛插下去,我看不了这种乱仑的场面,赶紧转过脸去,怕自己

    心脏受不了。老三大概插了两三百下,伴随贾芳的一阵阵呻吟就射在了贾芳的阴

    道里面。射完了,一咕噜从贾芳身上滚下来,不醒人事了。

    我一看,可轮到我了,连忙把贾芳抱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床上已经没有地方

    了。贾蕾的妹妹并不认识我,她姐姐只让她陪她姐夫zuo爱,于是很疑惑地看着我。

    我连忙解释道:「我是你姐姐地主治医师,今天来给你姐姐复查的。」贾芳

    笑着说:「呦,以往看见大夫出诊都穿白大褂,你这么光着腚就出来了,那个医

    院的呀??」我一脸正经的回答她:「穿白大褂的是生理医生,而我是心理医生,

    就是宋丹丹小品里说的‘赛考类贼丝特’,翻译成中文叫心理医生,俺们心理医

    生讲究与患者心贴心,所以没穿衣服……」

    听到这里贾芳都笑翻了,「你说的是心贴心,我怎么觉得你鸡芭贴着我的逼

    呀??」「这样才能深入体察别人的内心深处啊!」我说到,于是我俩一边打情

    骂俏,一边操逼,玩得这个开心,刚插了百十来下,贾芳的手机响了,是她丈夫

    打来的,让她早点儿回家,她公公婆婆要来。贾芳接到电话就要走,这可把我急

    坏了,真是好事多磨,连续干了两个女人,连she精的机会都没得到,于是央求贾

    芳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要射了。贾芳看我这个可怜,就说:「你跟我回家吧,

    到了我家里我再让你满足。放心吧,亏待不了你。」

    因为原创,所以精彩——乡村暴操乱仑(第九季)

    到了贾芳家里,刚一进门就听见叫床的声音,是谁这么大声啊??有那么开

    心么?循声望去,卧室床上一对男女正在交欢,那个男的一边操,一边还说:「

    让你还说我不行,怎么样,这回把你操服了吧?」女的说:「有能耐你把嫂子也

    操服了,我就佩服你。」原来这两个就是贾芳的丈夫和小姑子。这兄妹俩正在乱

    伦。我晕,我怎么净认识这种人啊!

    进了卧室,贾芳立刻开始宽衣解带,叫了声:「老公,你可回来了,想死我

    了。」就脱了个精光上了床,他老公也不含糊,立刻拔出鸡芭扑到老婆身上,一

    阵狂吻之后,双手捏着奶子,下面就把鸡芭插了进去。忽然一抬头看见我,吓了

    一跳,贾芳连忙介绍,原来她老公叫王虎,王虎的妹妹叫王露,这兄妹俩乱仑已

    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早就色急了,要是再不she精就要憋坏了,我赶紧脱了衣服,把王虎妹妹王

    露抱到另一间屋子,趴在她的身上,「噗哧」一声把鸡芭插进去。王露虽然不吭

    声,可是她斜着眼睛看我,好像在说:你丫谁呀?敢干老娘??我也不管那么多,

    只管插我的,女人很贱,你越在乎她,她就越会装相。果然插了三五十下以后,

    她下面越来越湿,也不拿眼睛白我了,在那里开始享受起来了。这时候我偏偏把

    鸡芭拔出来了,骑在她的胸前,用她的两片ru房夹住我的荫茎,开始摩擦,她很

    不高兴,想推开我,我偏偏更上一步,把鸡芭又插进她的嘴里,她「嗯嗯」的叫

    唤却说不出话来。我一只手用力按住她的头,一支手绕到后面抠她的逼,王露急

    了,用手噼里啪啦的打我,打的我疼了,于是我把她翻了过来,用枕头垫在她小

    肚子下面,把她的阴沪架高,从后面插进去,王露不依不饶,还回身要打我,被

    我按住双手,动弹不了,渐渐就老实了。

    我们正在酣战,突然门铃响了,贾芳披着睡衣去开门,两个奶子还露在外面,

    一晃一晃的。开门后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一定是贾芳的公公婆婆了。两人都是

    五十岁左右,保养的很好,很富态。王露一看爸妈都来了,于是大喊,「爸,他

    欺负我!」王虎的父亲一听转过头来,看我正骑在他女儿的身上猛操,老头儿皱

    了皱眉头,「谁敢欺负我女儿啊??让我看看。」于是走进卧室,把我推开,拉

    开裤子的拉链儿,掏出鸡芭放在他女儿王露的嘴边,王露乖巧地把鸡芭含到嘴里,

    我一看又没戏了,于是转身出去到客厅里。

    客厅里王虎趴在他母亲地怀里吃奶,也就是在亲他母亲的ru房,双手伸到母

    亲的裤裆里乱摸,就剩下贾芳一个人躺在另一间卧室里面,我赶紧跑过去,跳到

    床上,分开贾芳的双腿,开始干她。她刚跟她老公干了一阵子,身体正在发热,

    不用我挑逗就已经情欲高涨了,两只ru房像睡水袋一样随着我的抽插来回晃动。

    一边操她,我一边跟她聊天,我问她:「你老公公好像不喜欢我呀?脸色好

    难看。」

    贾芳噗哧一笑:「你干人家闺女和儿媳妇,人家能乐意么??」「哦,是这

    样啊。」

    我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我还以为贾芳的婆家跟老村长家一样呢,谁干都行,

    一点都不排外,原来王虎的父亲十分的护食啊。

    「那你还敢带我回来,不怕你公公骂你??」我问道。「管他呢,我公公是

    心有余而力不足,干不了多久,我丈夫也差不多,前些年纵欲伤了身体,家里三

    个女人,他们两个人加在一起,连一个也喂不饱,你刚进来的时候没听见我小姑

    子笑话我丈夫么?」

    「哦。我明白了。」贾芳继续说:「你不要理他,你有把柄在手,还怕他赶

    你出去??」「那倒是,我不仅不走,还要疯狂的干他儿媳妇,就是干给他看,

    来,大声叫……」

    我和贾芳在卧室里面翻云覆雨,贾芳大声叫床,一定把她老公公气坏了。我

    回头看去,见王虎已经从他母亲的身上下来了,他母亲躺在沙发上,衣服撸到胸

    前,露出奶子,荫道口呈圆形,是刚被干过的样子,王虎的鸡芭已经蔫了,坐在

    沙发上喘粗气。我想去干这老太太,又怕贾芳不高兴,于是加大了抽送的力度,

    尽快让她高潮。

    从贾芳嘴里得知,她公公家里乱仑的历史是这样的。早些年,王虎还小的时

    候,家里不富裕,一家四口人挤在一铺炕上,晚上王虎的父母行房,难免被孩子

    们看见,王虎和他妹妹早就见识过父母性茭的过程。不过真正的乱仑还是在王虎

    看了se情录像以后,那年暑假,父母都去上班,王虎和妹妹在家里偷偷看毛片儿,

    看完之后,兄妹俩就照着做,第一次没觉得什么,渐渐的就有了快感,从此就欲

    罢不能,经常在一起乱仑。

    乡村暴操乱仑(第十季)

    终于有一天,王虎兄妹俩的奸情被人发现了。那一年王虎才十一岁,妹妹王

    露才九岁。父亲升了职,单位给分了新房子,三室一厅,兄妹俩不在一个屋里住,

    只能在半夜偷偷跑到一起乱仑。那天半夜一点多,王虎的母亲到厕所小便,夜深

    了,她也就没关厕所的门,留了一道缝,通过这道缝,她恰好看见王露鬼鬼祟祟

    的从房间里出来,钻进王虎的卧室里,最初王虎的母亲还以为两个孩子在偷吃零

    食,等她走到门口却听见了异样的声音,好像是亲嘴时发出的啧啧之声,王虎的

    母亲没敢吱声,叫来丈夫,等他俩闯进王虎的卧室,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好半

    天才缓过神来。

    两个孩子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王虎的鸡芭只有铅笔般粗细,却插在妹妹还

    没长毛的荫部,王露还没有发育,下体根本看不见什么荫唇,只有一条小缝。如

    此小的两个孩子在一起性茭,真是莫大的笑话。

    王虎的父亲气坏了,把两个孩子一顿暴打,第二天,就把王虎送到了乡下奶

    奶家,让他在村里小学读书,希望把他俩分开,能把这事遮掩过去。

    但是兄妹俩一旦尝到了zuo爱的快感,哪有那么容易就彻底戒掉啊。王虎在乡

    下也不老实,经常骚扰女孩子,还偷看女老师小便,终于被发现,不仅挨了顿揍,

    还被学校开除了。王露更是过分,跟学校附近一所高中的男生谈起了恋爱,还在

    人家家里过夜。王虎的父亲一看,实在没办法,就把王虎接回来了,让他们兄妹

    俩随便了。在家里搞总比在外面搞强,家丑不能外扬啊。

    时光荏苒,一晃过了四年,王虎的母亲发现王露已经开始来例假了,这就意

    味着王露已经开始性成熟了,这样就不能让他们兄妹俩随便性茭了,闹不好要怀

    孕的。要想避孕有四个办法,一是带环,不行,王露太小。二是吃药,也不行,

    是药三分毒,何况是避孕药,这东西只能偶尔用用,长时间吃会有严重的后果,

    可能导致不孕不育。三是结扎,废话,当然不行。最后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用安

    全套。

    于是王虎的妈妈买来一大堆安全套,给他们兄妹二人用,可是这也有个难题,

    就是王虎才十五岁,加上身体原本就十分虚弱,荫茎发育的很不好,也就只有普

    通人的中指般大小,而买来的安全套都是成年人用的,王虎带上有点儿大,插进

    去的时候经常脱落,而且也影响性茭时候的快感,虽然母亲一再叮嘱,可是兄妹

    俩仍然偷偷地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性茭,即使母亲给王虎带上,等母亲

    一转身出去,王虎就把套子拿下来,根本没有把母亲的话当回事儿。

    王虎的母亲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坚守岗位,看着两个孩子zuo爱,怕套子脱落,

    还得用手帮王虎捏着,结果就成了兄妹二人在床上zuo爱,母亲撅着屁股趴在床边,

    手伸到两人的私|处,替他们掐住安全套。这样久了,王虎的父亲不乐意了,两个

    孩子从上床亲热,到插入she精,经常要玩很长时间,上文说王虎早年纵欲过度,

    就是指这段时期。终于有一天,王虎的父亲喝高了,闯进王虎的屋子,把正趴在

    床边的王虎的母亲强行给操了,王虎的母亲不愿意在子女面前与丈夫zuo爱,拼命

    挣扎,一只手还要掐住王虎的安全套,哪能抵的住王虎的父亲呢,结果被他父亲

    干了个够。

    那天王虎的父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跟老婆行房时的

    状态,于是以后每次都要在儿子的房间与老婆行房。

    时间长了,也对性的禁忌渐渐淡薄了,也不知是谁提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

    法,就是让王虎与母亲zuo爱,而王虎的妹妹与他父亲zuo爱,这样做的好处是,王

    虎的母亲早就带了节育环,任凭王虎在里面射多少jing液,他母亲也不会怀孕。而

    王虎的父亲是成年人,正值壮年,带上安全套也不会脱落,正好可以防止王露怀

    孕。为了防止他们兄妹俩偷情,晚上睡觉时,王虎与他的母亲睡一个屋里,他父

    亲和妹妹睡一个屋里。只有节假日的时候一家人才在一起玩。不过那时候的王虎

    性功能就不好,没办法满足他母亲,而他父亲也嫌女儿的逼太小,容纳不下他整

    个的荫茎,于是经常是王虎she精之后,他母亲要从床上爬起来,回到王虎父亲的

    屋里,和女儿一起伺候他父亲。

    等妹妹王露长大了,给她带上了环儿,一家人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尽情

    享受鱼水之欢,王虎的父亲最喜欢的就是让他母亲和妹妹趴在一起,母亲在下,

    妹妹躺在母亲身上,两人都尽量分开双腿,让王虎的父亲操,他可以轮流操两个

    逼,而不用换地方,在上面女儿的荫部插一阵,然后拔出鸡芭插到下面老伴儿的

    荫道里面,享受两种不同的刺激。所以到了晚上通常是先让王虎和她们母女俩干,

    等王虎玩够了,他父亲才掏出鸡芭,一起干两个女人。

    这些都是王虎老婆贾芳在和我zuo爱时告诉我的,听的我热血沸腾,贾芳讲的

    也是饶有兴致,看来她也在讲述的同时刺激了自己的性欲,不多时就把持不住了,

    加上我不懈的努力,终于达到了高潮,不知道是她压抑的太久了,还是故意给她

    老公公听,她高潮时候的叫床声可真大,我都担心震坏我的耳膜。

    高潮过后的贾芳,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我就立刻把鸡芭抽了出来,拿起枕巾

    擦了一把鸡芭上蘸着的黏液,转身想出去操王虎的母亲。走到门口差点跟王虎的

    父亲撞了个满怀。只见他铁青着脸,比驴脸还难看。没好气地走到贾芳床边,拉

    过贾芳就操。王虎的父亲是听到了贾芳的叫床声,不满他儿媳妇在别人的胯下尽

    情淫欲,于是过来搅局。没想到我正要出去,没能得逞。而此时的贾芳眼神迷离,

    斜着眼见瞄着我看,嘴上还笑眯眯的,在他公公面前与我眉来眼去,明显是没把

    他公公放在眼里。

    客厅里,王虎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王虎的母亲在厨房里做饭,我走过去一

    把抱住她,用力和她接吻,甚至说很粗暴,用手狠命的捏她的ru房,她没有反抗。

    逆来顺受的样子,看见她这样我反倒有点不好意思,就把她拉倒客厅里,坐

    在沙发上,另一个沙发上王虎正在睡觉。

    我脱了老太太的裤子,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老太太皮肤很白,脸上有点

    而鱼尾纹,不是很深的那种,没有化妆,很朴实,可以说是素面朝天。老太太瞪

    大了眼睛看着我,尽管不认识我,不过她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厌恶或者是恶意,流

    露处善良的光泽,怪不得她会为了这个家,为了她的丈夫和一对儿女作出这么大

    的牺牲。

    越看我是越崇敬,我跪在沙发边上,让老太太躺着,我低下偷轻轻的吻她,

    连手都不敢乱动乱摸,反倒是老太太很主动,她自己脱了内裤,用手握住我的阴

    茎,轻轻为我kou交,还叫我放松,不要紧张。

    对于这样一个善良的老太太,我是不敢有任何的造次,完全听从她的安排,

    最后她趴在沙发上让我从后面进入,我遵命照办。插入的时候我斜过眼睛看屋里

    王虎的父亲,他正惊讶的看着他老伴儿伺候我淫欲。估计他怎么也想不到他老伴

    儿会这么温柔地为我服务,完全惊呆在那里,也忘了正在跟儿媳妇zuo爱,鸡芭还

    插在贾芳地荫道里面,但是好半天也没有抽动。

    做人他真是太失败了,他儿媳妇瞧不起他的性功能,跟我眉来眼去,他老伴

    儿又和我尽情温存,儿子又不中用,这一切都严重刺激了他的自尊心,一直到我

    心满意足的离开他家,老头儿就再也没跟我叫过劲。

    一个多月以来储藏的精力在王虎家的三个女人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释放,临走

    时我还没忘了要王露的电话,这丫头虽然任性,却也是个美人坯子,她还没有结

    婚,正好给我用,她家里的男人不太管用,女人又多,还是我辛苦一下吧,于是

    我经常约王露出来玩,晚上就住在我家里。幸福滋润的日子过了好一段时间,忽

    然有一天我接到王虎的电话,说贾芳不见了,问是不是在我家。当然不在,王芳

    是有夫之妇,虽然很开放,但是我要是很她玩,也一定要知会你王虎啊。那么贾

    芳到底去哪里了呢???

    因为原创,所以精彩——乡村暴操乱仑(第十二季)

    我们等了很久也没有打听到贾芳的消息,一直到接到警方的电话,才得知贾

    芳在医院里,受了伤。

    贾芳就在我们医院里,不过当天不是我值夜班。等我们赶到医院,值班的王

    大夫正在给贾芳做检查,得知我和患者认识,就放下检查的器械让我来。我穿上

    大褂,来到急诊室的病床前,贾芳见了我急忙把脸扭过去不让我看,我大声说:

    「我现在是你的医生,不让我看怎么给你治病啊?」

    等贾芳转过脸,我的天,我都几乎认不出来她了,是谁这么残忍把她打成这

    样?只见她眼部青紫,鼻梁都歪了,嘴肿的老高,还有多处淤血,头发蓬乱,和

    血搅在一起贴在额头上,惨不忍睹……

    挺漂亮的一个女人,居然被打成这样,看着她流眼泪,我的心都碎了,掀开

    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撕碎的衣服,没穿裤子,下体还流着血,不用我说大

    家也知道,贾芳被强jian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给她拍了片子,做了检查,没有生命危险,基本都是擦伤,

    给她进行了简单的处理,警方已经打过招呼,要保留证据,所以我没有给她做太

    多的处置。后来分局的人过来了,把贾芳带回分局取证。

    警察走后,王虎呆呆的坐在急诊室外面的椅子上,脸憋的通红,咬着嘴唇,

    一言不发。其他亲友也都到了,虽然我跟王虎一家有过交往,但是并不是很熟,

    这个时候我还是不要参合的好,只是跟他们讲了几句医生的行业用语:患者无大

    碍,回去静养就行,注意她的情绪,不要让她太激动……

    以后的几天我的心情一直不太好,贾芳跟我非亲非故,顶多算个露水夫妻,

    可是看见她伤成那样,我心理还是很难受。不错,我搞过很多女人,不乏别人的

    老婆和女儿,但是君子好色、取之有道,下三烂的事情我不会做,跟我上床的女

    人都是打心眼儿里乐意的。我至今还无法忘记那天在王虎家里,我和贾芳温存之

    后,她含笑望着我的表情,真想为她们做点什么,可现在我除了给她换药以外,

    什么忙也帮不上。

    伤害贾芳的是一个外号叫「大眼珠子」的流氓,此人在当地名声极坏,在监

    狱里呆的时间比在外面的还长,他老婆更是个母夜叉,两人开了个饭店,欺行霸

    市,鱼肉四邻,警方虽严厉打击,但是对于一个不怕蹲监狱的人,还能有什么办

    法。案发以后,警方已经发出通缉令,并通知周围各县市协助抓捕。

    正在我坐立不安的时候,贾蕾打来电话,说老三和王虎正在揣着菜刀,满大

    街的找「大眼珠子」,说要砍死他,贾蕾叫我赶紧去劝劝他俩。

    我和贾蕾到了「三五」酒吧,找到了老三和王虎,估计老三和我的感觉差不

    多,也恨透了「大眼珠子」,非要砍他不可。我劝他俩说:「知道不?你们俩这

    样于事无补,只能添乱。」王虎说:「那你说咋办?就让他逍遥法外?」我说:

    「王虎啊,你好好想想,你找到他又能怎样,砍不死他,你就要被他砍死。砍死

    了他你也活不成。再说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忙大街找他,他还不藏的更隐蔽,他会

    等着你去砍他??」

    一番话问得他哑口无言,我跟他讲:「要是你们信得过我,就让我来安排这

    件事。」老三和王虎互相看看,点头称是。于是我把看场子的叫了过来。在舞厅、

    酒吧和夜总会这类的场所,都会有一种人,负责维护秩序,防止别人捣乱,他们

    既非警察,又非保安,被称为「看场子的」。我跟那个酒吧「看场子的」说:「

    哥们儿,我知道以前「大眼珠子」常来这里,你也一定认识他,现在他得罪了我

    兄弟,我要找他,谁要是有他的消息,打这个电话就能找到我。」然后我把我的

    电话号码给了他。

    我还对他讲:「如果你是「大眼珠子」的朋友,你也可以告诉他,我在找他,

    让他三天之内和我联系,要不然我就对他家人下手……」

    因为原创,所以精彩——乡村暴操乱仑(第十三季)

    以前我没见过「大眼珠子」,出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开始留心他的传闻。听

    他的外号也知道,他长得极难看,眼睛像青蛙的眼睛一样突出,大而无神,就是

    平常人们所说的「愣喝的」,人猥琐,不讲卫生,经常穿一个破棉袄,他家开饭

    店,他的棉袄上也都是油,脏兮兮的。脾气更坏,一句话不合就伸手打人,下手

    狠毒,经常骚扰女性,典型的人渣。这样的男人躲都来不及,有那个女人会愿意

    和他搞,贾芳被打成这样也不足为奇了。

    「大眼珠子」的老婆也不怎么样,要是「大眼珠子」骚扰谁家的女人了,她

    不仅不管「大眼珠子」,还要骂人家骚货,说是人家勾引「大眼珠子」。你他妈

    也不看看你老公的德行,谁瞎了眼,会勾引他。

    那天我在酒吧放出消息,用不了几天,全城的盲流儿就都会知道我在找「大

    眼珠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 >> 返回书页 >> 乡村暴操乱仑。目录
推荐阅读:风骚小昙花 圣女母亲 覆雨记 里番拯救者 龙游小溪 《禁爱情殇》_作者:桃桃一轮_(完结). 光荣使命1937 修真界败类 重生之官场风流

鲜文库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4-2015 鲜文库http://www.xianwen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