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记章节错误/举报推荐本书加入书架

第219章 覆雨剑法

    看小说还是选择双腿间神秘的禁地被楚江南施展十八般武艺,口舌博,恣意侵犯着,楚素秋站立的**突然急剧的颤抖起来,接着蓦地一僵

    “啊……”一声压抑地哀鸣,楚素秋小腹微微震动,一股股滑腻冲进楚江南的口中,他无奈之下之好尽数咽入腹中

    果然是因果循环,楚素秋曾无奈地饮过自己的元阳,而现在自己终于也如愿以偿地尝到了佳人玉液的味道

    楚江南站起身来,将她捂着羞红俏脸的纤纤玉手拿开,楚素秋垂首低头,羞闭美眸,不敢看他

    楚江南嘴角泛起一丝邪气的笑容,楚素秋感到楚江南的嘴唇轻轻吻住自己的檀口

    娇羞妩媚,柔唇轻启,楚素石秋将楚江南的舌头放了进来,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一股滑腻的咸咸的微凉液体突然从他嘴里一股脑流入了自己的口中

    睁开秀目,神情疑惑,楚素秋怔怔看着楚江南,后者松开她香润的红唇,见她微愣表情,不禁笑道:“素秋姐,这可是你自己的味道”

    楚素秋闻言恍悟,顿时满面晕红,霞飞双颊,她从楚江南的话中听出自己口中的液体分明就是刚才自己**之时从自己体内释放出来的液体

    没有想到的是楚江南竟然将那液体依然的含在口中并且还渡给自己一部分,想到自己口中含着的就是自己的,楚素秋芳心羞涩,香唇轻启

    楚江南见状立刻低头将她的红唇堵上,楚素秋和他对视着,见到对方眼中的坚决和戏虐,楚素秋知道自己要将那液体吐出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

    楚素秋眼中春水升腾间,喉间鼓动了一下,楚江南的舌头在她的红唇之中转了一圈,发现她口中已经没有了那液体,知道她真的将那给咽了下去

    泄身之后,楚素秋体内淫荡已经再次潜伏起来,但终归还是没能完全清除

    挥甩着水润的发丝,如同出水芙蓉般的婷丽婀娜,楚素秋娉婷而立,任由楚江南温柔地替她擦干身体和头发,水珠在她白皙的玉颈上闪耀,他吻去那滴水珠,在她耳边低南道:“素秋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虽然她的秀发遮住了引人遐思的酥胸,但那柔嫩的肌肤和纤细的腰肢,足以让人欲火焚身

    当他的手触摸到楚素秋细致柔滑的肌肤时,楚江南几乎忍不住想在她温柔的身子上游移

    楚江南千辛万苦的把持住自己,可是没想到楚素秋竟转过身来,那双洁白细小的双手缓缓的从他的腰间穿进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体,低声道:“为什么要道歉……”

    这个问题应该如何回答可把他难住了,因为他们刚才的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多过强行胁迫,楚江南选择了沉默

    楚素秋深幽清眸蕴着水雾,纤臂用力紧了紧,柔声道:“江南,你为什么不看姐姐?”

    楚江南闻言一怔,就在那一瞬间,她吻住他的嘴唇

    楚素秋白皙的莲臂环在住他结实的脖子,**的丰腴娇躯紧紧地贴在楚江南的胸前,她轻轻地吻住他额头,这个吻像是不经意间滑落到他的唇,轻轻的,如同蜻蜓点水……

    一轮明月,高挂天上,好一个和平宁静的晚上

    浪翻云并没有喝酒,这是他的家,一所隐在怒蛟岛南一个小山谷内的石屋

    这是岛上最僻静的地方,一里内再无其它人家,兼且石屋藏在山谷的尽头,屋前小桥流水,非常幽雅

    万里入无径,千峰掩一篱

    屋前的小窗,因为山势颇高,恰好看到一小截洞庭湖的湖水

    洞庭湖潮水涨退的声音,隐隐可闻

    在一个月圆的晚上,天下第一才女纪惜惜走在自己这个常把“生于洞庭,死于洞庭”挂在嘴边男人的前面,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在纪惜惜的要求下,浪翻云抱着临危垂死的爱妻,踏上一艘系在湖边的小艇,直放往湖心

    小艇随着水流漂动,在明月的照射下,纪惜惜苍白的脸散发着一种超乎世俗的光芒

    直到她死去,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说话对他们已是多馀的事

    自从第一天遇到这兰心慧质的美女,浪翻云只觉得他不配

    在另一个早上,两人坐在小溪边,把双脚浸在冰凉澈骨的溪水里,一切是那样美好

    浪翻云忍不住问道:“惜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莽夫这样好?”

    纪惜惜转过她的俏脸来,她的肌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眼中带着笑意,温暖的纤手,轻轻抚摸着浪翻云粗犷的脸庞,无尽的怜爱,轻轻地道:“其它的人那样蠢,怎知你才是这世上最美丽的人”

    就是这一句话,令浪翻云觉得不负此生

    他决定全心全意,将自己献给纪惜惜,无论是她生前,或是死后

    所有的人都认为浪翻云因纪惜惜的死亡,以致消极颓唐

    浪翻云却觉得自己是更积极地去爱、去享受生命,便像眼前的小屋、远方和他血肉相连的洞庭湖、天上夜空中的明月和孤独

    只有在孤独里,浪翻云才能感受到心怀内那无边际的世界,感受到一般人忽略的事物

    往日快剑江湖,长街奔马

    今日明月清风,高山流水

    想到惜惜,浪翻云取过长剑,挂着酒壶,走出屋外

    月圆之夜,当第二天的的太阳还没有升起,皎洁的满月还散发着余晖的时候,楚江南轻轻地踏着夜色来到了怒蛟岛三景之一观摩涯

    果然,一个落寞中透着潇洒出尘气质的身影在这个月圆之夜,果真出现在这里

    楚江南自从来到怒蛟岛之后,耳中听的最多的就是这黑榜最厉害的剑手,他知道眼前这个身影在这个特定的日子就会出现在这里

    很有默契的是,当旭日的第一缕阳光夺走了属于月亮的光华之后,浪翻云像前几次那样从一块巨大的礁石上站了起来

    浪翻云随手拿起丢在一边,震惊天下的覆雨剑,挂在腰间后,举起一个酒壶,将剩余的‘清溪流泉’一饮而粳头也不回,转身就待离去

    回身,只见一名男子在自己身后十丈处,背上斜插着一柄黝黑却散发着一股苍莽古朴气息的黑色长刀

    浪翻云仔细打量对方,这人高瘦修长,却丝毫不给人半点体弱的感觉,整个人像以钢筋架成,深藏着惊人的力量,不动则已,动若雷霆震怒,威势惊人

    他面貌俊逸,实乃浪翻云除“邪灵”厉若海之外所仅见,双睛神采异常,光华隐现

    俊逸青年一语不发,缓步前进三丈,两人眼光利如锋刃,帘交击缠锁在一起

    离开楚素秋居住的宅院,楚江南的心很乱,她告诉了他关于凌战天的事,因为除了楚江南,她无法只能把这件事情埋藏在心里,不能告诉任何人

    楚江南还从楚素秋的话里知道了许多东西,自从那一天两人在山洞中发生了关系,楚素秋的身体就一天天发生着变化,变得越来越敏感,**强烈,忍无可忍

    本来着也没什么,但是偏偏又碰上凌战天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被浪翻云救回之后,就连她的手指都不曾碰过一次……

    心中沉压着郁结之气,就像一座山峰重重压在他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楚江南不知不觉来到了观摩崖,看见了那孤傲的背影

    他压抑的心需要发泄,楚江南面对有败无胜的对手,却执意想要见识一下名震天下的“翻云剑法”

    楚江南身边已经是劲气弥漫,刀锋利剑一般的气劲扫开了地面的尘土,背上缚着的旷古神兵井中月正在不住地轻轻颤抖,这是它渴望一战,出鞘在即的前兆

    凛冽劲气铺天盖地袭向浪翻云,但刚一接触到他身边,就好像是水流被从中分流而过,竟似丝毫都不能影响到他,浪翻云同样向前走出三丈距离

    一个人的气势凝聚是有限度的,如果在顶峰的时候还不能出手的话,肯定会慢慢消弱

    楚江南动了,且不得不动,他的气势已经推到了顶峰

    右肩向前微倾,左脚弹起,右脚前跨,楚江南俯身冲向浪翻云,缚在背后的井中月从刀鞘内突然飞出,黄芒一闪而逝,落在他稳健的手掌中

    请选择;//

    这个时候,楚江南右脚踏地一点,左脚闪电标前,身形飞出,直接越过了两人间仅余的四丈空间,掠到了浪翻云身前,就像一头饥饿的猎豹,扑向丰美可口的食物

    同一时间,“锵”的一声,浪翻云名震天下的覆雨剑离鞘

    带着灿灿黄芒的井中月自空中划出一个小半圆,就像一钩银月,刀尖平指向三尺外浪翻云的咽喉,楚江南他手中锐利无匹的井中月不啻虎豹狮熊的利齿锐爪,挡者披靡

    浪翻云虚眯着昏黄的双目,似醉非醉,似醒非醒,他的眼中看不到楚江南,精神集中在他迅猛急劈而来的井中月那锐利的刀锋划出的轨迹上

    楚江南手中井中月有若一摸拉拽着尾巴的流行,发出撕裂空气的尖啸声,向着浪翻云的咽喉奔来

    浪翻云眼里充满了惊喜、诧异和谨慎,他左脚猛踏一步,迎击楚江南的天马行空,当喉杀斩而来的凌厉一刀

    解闪烁,刀芒漫天

    火花四散,飞星乱溅

    金属摩擦碰撞之声响起,覆雨剑与井中月已经交手

    刀剑交锋的结果不能预料,楚江南被覆雨剑上传来的恐怖力道生生震退了五步之遥,脚下用力一踏,始才稳住有些摇晃的身体,握着井中月的右手微微发麻

    覆雨剑法,名不虚传

    楚江南深深吸了口气,压下翻腾的血气,眼中电芒激闪

    冷哼一声,再次出手

    楚江南右肩向前微倾,双脚横移半步,井中月横指向浪翻云的左肩至右小腹位置,飞速劈将下来

    井中月刀身劲芒闪动,显然是功力催逼待尽的俭

    看小说还是选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 >> 返回书页 >> 覆雨记目录
推荐阅读:猎户家的小妖精 家族共夫 肉狱:他偏执疯狂(粗口h 1V1 角色扮演) 快穿之勾引无罪 姐夫的香儿 销魂艳婢 妹妹是哥哥的 覆雨记 蒋家小娇娘(H)

鲜文库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4-2015 鲜文库http://www.xianwen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