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香儿章节错误/举报推荐本书加入书架

23.教君恣意怜(上 H)

    香儿来葵水的这几天肚子也不怎么坠痛了,只是量特别的多,每隔一个时辰就得换月事带,香儿嫌血腥味浓重夜间不肯让韩易留下陪她,韩易也没多坚持,反正再过几天就能夜夜抱着睡了。

    这天晚上韩易让李嬷嬷陪香儿睡,自己回了主屋,看着面色腊黄的妻子,想着这一个多月来自己对她地疏忽,心里不免愧疚。

    脱了外衫,熄了灯躺在妻子外侧。夫妻二人良久都没开口说话,韩易知道杏儿还醒着,探手进了杏儿的被窝握住了她消瘦的手叹了口气,“杏儿,你怨我吗?”

    半晌杏儿回握住韩易的手,语带哭音,“不怨,是杏儿对不起夫君,嫁给夫君五年也没能给夫君生个儿子。”

    杏儿用被角拭了拭眼泪,继续道:“但凡家中有几个余钱的谁不是三妻四妾,相公却一直守着我这破败的身子,辛苦挣的钱也全花在我的汤药上。杏儿很庆幸还有妹妹香儿能代替我服侍相公。”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打算再等两年等香儿大点时把香儿给你的,却没想到她体质这么奇特小小年纪竟然需要阳精暖宫。”

    杏儿顿了顿,有点难堪的再次开口,“香儿年纪小,那处也还小,相公你可得怜惜她。”相公那物大的恐怖,她还记得自己新婚夜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杏儿陷入了回忆中,新婚时相公好此事,几乎夜夜要弄,她却苦不堪言,那种让人无法的涨痛她至今记忆犹新。后来相公似乎觉察出她对那事的恐惧不喜,慢慢的淡漠了,数月后她怀上身孕,才松了口气…只是现在,可怜的妹妹小小年纪却不得不受这种痛楚了。

    韩易也沉浸在回忆里,新婚夜掀开红盖头他也是满心欢喜的,只是两人在ngsh上极度不和谐,夫妻敦伦时妻子的眼中的隐隐恐惧、被紧紧咬着的下唇、攥的指节发白的小拳头、干涩推拒的hujng都在告诉他她对ngsh的抗拒,渐渐的他也冷了下来,不想再勉强妻子了…

    “相公,你答应我要温柔的点,香儿还小。”一直没听见相公的承诺,杏儿坚持到。

    韩易收回飘远的思绪,握紧了妻子的手承诺道:“放心,我知道她还年幼,我会怜惜她的。”

    数日后香儿的葵水终于干净了。

    韩易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的宝贝了。李嬷嬷说夫妻婚前不能见面,不然不吉利,二小姐就这样给了姑爷已经委屈了,有些规矩她就是要坚持,圆房之前不让两人见面。韩易尽管想的不行,可嬷嬷说不吉利,韩易不得不忍,他还想和他的小宝贝白头到老呢。

    这天晚上,香儿的房里点上了一对龙凤烛,香儿年纪小婚嫁铺子买不到合身的嫁衣,李嬷嬷赶了几夜给她赶制了一件红嫁衣,这是杏儿的意思,妹妹小还远不到婚嫁的年龄,摆酒席宴请亲朋倒平白惹人笑话猜疑。所以退了一步,点上龙凤烛、穿上红嫁衣,酒席只能再等几年,等妹妹及笄后再补。

    香儿的屋里一片喜庆,墙上贴着大红的双喜,红红的龙凤烛、红色的纱帐、香儿身着红嫁衣小脸红红的坐在床上听李嬷嬷教她待会儿如何应付,“…二小姐不要紧张,你尽量放松身体,都交给姑爷来,男女之事说白了其实很简单,交合时姑爷尿尿的东西会涨成大棒子,然后他会把他的大棒子塞进二小姐的腿间小孔里,这个时候会疼,你不要忍着,得让姑爷知道你疼,这样他才会更怜惜你,然后他的大棒子会一直在你小洞洞里进出磨擦,磨到最后会泄出阳精…”

    李嬷嬷一脸平静地说着,香儿倒被羞的满脸通红。说话间韩易进来了,看出来刚刚沐浴过,头发微湿。李嬷嬷觉得该说的都说了,安抚的拍了拍香儿的小手,起身出去了。

    门被关上了,红烛高烧,屋里一片静谧。韩易贪婪的看着心心念念的小人儿,香儿没有抬头都能感觉到两道灼热的视线,微微抬起眼,被韩易眼中的火热给吓到了,缩了缩身子,却被韩易一把抱起狠狠的锁在怀里,“别躲宝宝,姐夫想死你了,整整五天没看见你了,让姐夫好好抱抱你。”

    男人顾不得坐下就这样站在床前,一手托着女娃的背,一手托着女娃的臀把女娃儿竖抱着,迫不及待的用舌头顶开女娃的花瓣小嘴,卷住香滑的小舌尖贪婪的吮吸着。香儿在他浓郁的男性气息里早已绵软无力,却还是努力的搂着他的脖子,两条细腿圈着他的腰避免自己身体下滑。

    良久,两人紧贴着的唇舌才分开,韩易微喘着看着怀里的娃娃双眼迷离、小嘴微张、舌尖半露,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嘴里吻着一只手不老实的探进娃儿的衣襟,挑起肚兜罩上了一只nzroune了起来。

    “宝宝的nz好像又大了,这才几天没碰呢,”男人一脸惊喜,“还真是个ynw娃,天生就该让姐夫操的小宝贝。”

    韩易把小人儿轻轻的放到了床上,温柔又急切的褪了她的衣裙肚兜,全身上下就留一件嬷嬷给她穿的开裆裤,这边的风俗新嫁娘新婚夜都要穿开裆裤,香儿羞的紧紧的闭上了眼。小小的人儿躺在床上,明明是童稚的小脸却带着丝丝媚意,明明是女童般幼细的身体却偏有雪腻酥香的nz,更有那开裆裤遮不住的s-chu,白bnen嫩,肉肉鼓鼓,细缝紧闭宛若女婴,可又有那滑腻的水儿从缝隙里不断溢出、清香沁人。韩易的太阳ue一突一突的跳,裤子里的roubng涨的生疼,他还是不敢硬来吓坏了自己的小宝贝。韩易轻轻地打开了香儿的嫩白的细腿置身于娃儿的两腿之间,近乎虔诚的跪伏在女娃身上,hngzhu了娃儿胸前的一点嫩红的奶尖儿,轻轻的n吮起来。

    香儿虽然被韩易抱在腿上亵玩过很多次,可这样没有肚兜阻隔的直接含吮奶尖儿还是第一次。胸前的两只nz一只被韩易粗糙的大手roune,一只喂在他嘴里,胸前传来的麻痒让香儿难受的拱起身体,难耐的哭了出来:“姐夫,嗯~不要,香儿要尿出来了。”

    韩易吐出了嘴里的rujn,轻轻的哄着女娃,“宝宝不是想尿尿,宝宝是想姐夫了,想被姐夫疼了。”

    韩易直起身体,解开裤带,放出了叫嚣了好久的紫黑色yngjn。韩易托高了香儿的肉臀,握着自己的roubng用光滑的guou在她滑腻的腿心缝隙上来回磨着。

    “宝宝别怕,姐夫忍得要爆了,你让姐夫操进去好不好?”男人隐忍的额头冒了层细密的汗珠。香儿看着腿间那比自己手臂更粗的roubng,吓得缩了缩臀,怯怯的道:“姐夫,你太大了,香儿怕,香儿怕会疼死的。”

    “胡说,宝宝好好的。老郎中都说了,宝宝体质特殊,需要姐夫的精血喂你。”说话间大guou顶开娃儿腿间细缝慢慢的推了进去,香儿痛的哭了起来,“姐夫出去,出去,香儿疼…”

    韩易的guou刚刚进去,娃儿稚嫩的hujng箍的他也疼,俯下身,心疼的亲了亲女娃委屈的小脸,“宝宝为姐夫忍忍,很快就不疼了,”说着狠起心肠,窄臀用力一顶刺破了那层膜顶到了hujng尽头。香儿一声痛呼,oue收缩着推拒着巨大的入侵者。韩易忍得辛苦,娃儿的幼ue本就紧的不可思议,再加上这一收缩蠕动,韩易差点失了控。

    香儿疼的身子都要卷缩起来,可身子被男人的roubng狠狠的钉住,挣脱不的,娃儿呜呜哭泣,“姐夫,好痛,香儿下面被姐夫撑破了。”

    韩易微微直起身体,看着两人相连的地方,女娃的紧闭的缝隙已被撑开,两片嫩红的花唇向两边分开,中间小孔儿被自己的巨大撑开到极致。韩易闭了闭眼,极力克制住自己的yuwng,伸出手指在花唇上方的小yngd上轻轻揉动,渐渐的身下的小小身子不再紧绷。

    撕裂的疼痛渐渐过去了,腿心的那颗小红豆却被姐夫磨的酥痒难耐,女娃儿再度shenyn起来,“姐夫,嗯~姐夫…香儿难受~”

    韩易知道小人儿动情了,继续抚磨着小yngd,yngjn开始小幅度的抽动,“宝宝哪里难受,告诉姐夫?”

    小人儿被韩易得手指送上了快乐的巅峰,oue儿一阵抽搐,双腿缠上男人的劲腰,细细的哭泣,“嗯~好痒~宝宝里面难受,好想要姐夫疼…”

    “姐夫的ynw娃,姐夫疼你,姐夫用大yngjn疼宝宝的小逼儿好不好?”韩易再无顾忌,低吼着捧紧女娃儿的臀,难耐的抽动起来,窄臀狠狠耸动,次次尽根。

    女娃儿嫩蕊初破,终于受不住被弄晕厥了过去,韩易心疼女娃可停不下来,又狠狠的一阵抽送,才低吼一声喷射出来。

    ———————————

    三千字居然写了近4个小时,太累了,下回更新时间未定,最近实在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 >> 返回书页 >> 姐夫的香儿目录
推荐阅读:猎户家的小妖精 家族共夫 肉狱:他偏执疯狂(粗口h 1V1 角色扮演) 快穿之勾引无罪 姐夫的香儿 销魂艳婢 妹妹是哥哥的 覆雨记 蒋家小娇娘(H)

鲜文库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4-2015 鲜文库http://www.xianwen8.com) All Rights Reserved.